86

exo伯賢中心(蛋白橙白都可但不燦白)
無限忙內中心(All種夥伴快來搭訕)
包橙推廣!

【包橙】A-Z題 #1

講了兩次還是要再說一次:
好喜歡負負得正那個主題喔喔喔喔!!!
一種莫名的萌感,只有這個人才能讓你脫離無限的迴圈。這就是命中註定阿好浪漫❤️(病友

Dir-CBX小分隊:

Apartment


金鍾大趴在陽台的欄杆上看著一樓幾個搬家工人進進出出,洋芋片清脆的聲音在小巧溫馨的公寓中不斷響起。


他瞇起眼,發現看不清在樓下指揮搬家工人的新房客,只好伸手用略油的手指艱難挑起桌邊的眼鏡,再次從三樓往下看。




喔?新來的房客挺時髦的嘛,居然染著一頭金髮呢!


一眼望下去只能看見對方的頭頂,金鍾大揚起貓嘴默默期待著新房客來拜訪他的日子。




總之只要衛生習慣別像住在二樓的俊勉哥一樣就挺好的了!


想到那荒謬的房間,他忍不住呵呵地笑了出來,手一抖導致洋芋片碎屑掉滿地,他驚呼心想木頭地板很難清啊啊啊,一邊哀嚎一邊再偷瞄樓下兩眼,這一看倒是怔了。




原來新來的房客不只有一頭金髮,還有一雙像貓一樣的眼睛呢。




——《新來的他》






Bakery


金鍾大快煩死了。


青梅竹馬兼死黨的邊伯賢一天照三餐外加下午茶和宵夜,瘋狂對他奪命連環call,只因為那該死的稿子還在難產中,而他的好友邊伯賢被主編上司追殺得連年終獎金都要被丟到太平洋去了。




當機立斷關機阻絕好友的訊息與來電,一身輕便地到他新發現的小天地——一間小而雅緻的咖啡廳——是他從未讓摯友知道的特別存在。




這裡的老闆才大他兩歲,總是笑臉迎人,養了一隻灰毛的貓,金鍾大特別享受看那人在拉花的時候,總美得如同在看一場秀。


他最愛的莫過於老闆每日出爐的麵包和MENU上沒有的特調咖啡,一切都像驚喜包一樣讓人驚艷,來這裡時他總能靜下心來寫作。




「歡迎光臨......唉呀是金作家啊?」


聽,聲音也特別好聽,令人如痴如醉。




「嗨,金老闆我又來打擾了......」


他不好意思地抓抓頭,為了掩飾內心的躁動,伸手抱起蹭著他小腿的貓咪,順了順牠的毛,小貓舒服的趴臥在他懷中。




其實他內心早已神遊地想著何時才能知道神秘老闆的名字啊啊啊——。




——《咖啡與貓》






Car


金珉錫開車的時候,副駕駛座總是金鍾大的,成員們都會心照不宣往後座去。




後座的朴燦烈和邊伯賢才剛上車就已經進入KTV選歌模式,吒吒呼呼好不熱鬧。


而他偷瞄著左手邊的金珉錫發動引擎,怕被發現又看了眼後照鏡,卻在鏡中和一雙熟悉的瞳孔對視,那雙美瞳中有著濃濃的笑意。




……他這是被笑了嗎?


他略帶疑惑地轉頭看著金珉錫的側臉,只見對方下一秒也盯著他瞧,然後逼近。




?!!?!!


哥你幹嘛大家都在車上欸看看時間地點氛圍好嗎!




「安全帶沒繫。」


金珉錫橫越過他整個人,伸出左手替他繫好安全帶,距離近得只要金鍾大低頭就會埋進對方白皙的頸側,對方過分好聞的香水味早已充斥鼻腔,惹得他耳根都紅了。




這哥有沒有搞錯啊啊啊!


就差那麼幾公分他差點親到他啊啊啊!


還笑!笑什麼笑啦!




金鍾大屏息得差點窒息。


而朴燦烈和邊伯賢則在後座笑得岔氣。




——《專屬座位》






Damn


那是個詛咒。


小時候他曾經站在客廳門外聽見爸媽對此事爭執不下。


當時還國小的他即便有點受傷,卻也只是為了看似註定要分離的雙親感到心痛,而不是那聽起來荒謬至極像似玩笑的詛咒。


可長大後談過幾次戀愛的他終於知道那個詛咒是真的。




他愛的人都會離開他。


包括家人朋友。


屢試不爽。




分離的痛苦他太清楚了,如果是這樣他不想再去愛了,只要......不喜歡上任何人就可以了吧?


只要他是一個人,那就不會有其他人受傷了,是吧?




他爬上頂樓,撬開學校刻意上鎖的門鎖,越過欄杆盤坐在上頭,那是一個不小心他就會摔得粉身碎骨的高度。




他低頭看著操場的方向,每個人都玩得不亦樂乎,就他一個人為了這該死的詛咒鬱悶著,他不滿地嘟起嘴。


仰天長歎了一口氣,感覺心情開朗一點點。




「嘿,同學,頂樓禁止一般學生進入你不知道嗎?」


「咦?」




「......數到十,你要不過來的話就記警告一支,一年二班的——金鍾大同學。」




「咦?」


金鍾大還在一臉茫然時,對方已經開始數數了,甚至對他挑了個好看的眉,像在說「還要讓我等多久?」,那雙似貓一樣的鳳眼深處有著冷漠與不耐煩。




等到對方數到五時,他才回過神爬過欄杆站到對方面前,他一臉茫然地問:「學生不能上頂樓,那你——」




好的,又是這個眼神,好似他問了一個蠢問題。


ok,他好像知道對方是誰了,這不就是開學時只講了兩句話就下台讓學生推崇不已的學生會長金珉錫嗎?


原來和藹可親只是假象,看看這個人從頭到尾都一直對他皺眉!




那時候他還不知道自己的詛咒在這一刻開始發生了變化。




——《負負得正》






Eighteen


十八歲最大的煩惱是晚餐該吃什麼好的金鍾大未曾想過十年後的某一天他會因為一段感情的夭折而失去生活目標,甚至到了對每一餐都食之無味的程度。




朴燦烈罵過他蠢,應該早早忘了那個負心漢;邊伯賢試圖搞笑讓自己轉換心情,但他忍不住呵呵兩聲回去,搞得氣氛很尷尬。只有張藝興這個一杯倒提著兩瓶威士忌和一罐麥茶親自登門,他無力吐槽對方居然以茶代酒,兩人一晚上沒講幾句話,倒是杯身碰撞的聲音不斷,直到他趴倒在對方的大腿上呼呼大睡。




夢中,那年二十歲的金珉錫拉過他的手,在暗巷中吻上他的唇。


輕輕的,他臉紅、他壞笑,一切都宛如不久前剛發生。




他們在一起十年,連人家口中的七年之癢都沒發生,卻終究走上兩條平行線。


到底是什麼讓他們最終畫下了這樣的句點呢?


誰來......告訴他。




張藝興將金鍾大放倒在床上,替他拉過棉被,最後輕輕地拭去他眼角的淚。他皺起眉掏出手機,找出那個頭像是杯咖啡的對話視窗,打字、送出,最終歎息著為鍾大熄了房間裡的燈。




——《十年》




-----------------------




欸欸欸因為是A-Z所以有26題,每題都有機會延伸成長篇,看看大家的喜好程度我再來決定。




被86說人家寫A-Z都馬三行字為何我的都這麼長...因為!我不會!用三行字寫小說嗚嗚嗚嗚嗚(很弱)




以我這個長度和速度要分五集才夠了。




然後因為好友說:「誒你們一直推包橙,可是沒有粉紅是在推什麼?」於是這A-Z題寫完我會先開推廣文哈哈哈哈哈,大家就好好守著86的《暗戀日記》跟蒼野《魔法學校的二三事》吧。




BY感冒一直不會好的雪莉


2016.12.13

【包橙】金氏夫夫日常#1

我賢可愛大爆炸。(到底有沒有在認真看文章
我也要報警啊啊啊啊伯賢撩我啊啊啊!
@雪莉 :我才要報警吧!

Dir-CBX小分隊:

#ooc #金氏夫夫日常
#有同場加映咸蛋白



金珉錫翹著腿坐在宿舍餐桌旁,一頭亂髮打著哈欠完全顯示居家狀態,他打算讓腦袋清醒一下再去泡杯他熱愛的咖啡。
 
一抹濃郁咖啡香突然充斥鼻腔,金珉錫一抬頭發現金鍾大貓著嘴對他笑,開合著那薄唇道:「喏。」

金珉錫盯了眼被塞入手中的咖啡,又看了眼隨後坐落在他旁邊啃吐司的金鍾大,咖啡、鍾大、咖啡、笑眼、咖啡、翹起的呆毛。

 
「……哥你幹嘛啊。」
實在受不了某人一早過份熾熱的眼神,金鍾大叼著吐司對上金珉錫的眼。
 
「金太太什麼時候要入籍?」笑。
「打你喔。」無語。
「打吧,早安,老婆。」直接偷走鍾大口中最後一口吐司。
「……」
 
金鍾大絕對不會承認那張俊臉靠近的瞬間他屏住呼吸、耳根紅了,心臟受到暴擊。


* 


「我要報警囉,以公共危險罪逮捕你們!」推開房門撞見咬吐司畫面的伯賢表示眼睛遭受一萬點傷害。

 
--------------------------------

《同場加映》 #莫名推一個咸蛋白
伯賢:Lay哥披~股~哇嗚嗚
(批股是三巡台灣場的梗)


藝興:怎麼了你好好說話 別污



伯賢:嗚嗚嗚嗚痛



藝興:!?哪裡痛!?



伯賢:眼睛TAT



藝興:來哥房裡,哥看看






科科,邊伯賢表示成功吸引了Lay哥的注意。



--------------------------------

《比正文還長的後記》
大家好我是本命興興的雪莉,我混入了導演群小分隊CBX。

這個LOFTER是三人管理:本命倩倩的蒼野、本命伯賢的捌陸,還有我。
但我們都是包橙(Xiumin X Chen)的狂飯,因為沒有糧只好割大腿肉;因為沒有時間所以只能用小段子解飢,為了成為彼此的糧,所以開一個交功課(??)的LOFTER,除了包橙穩穩的,無法預料會出現什麼CP,大概看成員們發糖的情況吧(嗯?)

然後要講一下,為什麼在一票城堡裡,我們卻吃包橙?
難道......只有我們三個看到珉錫會忍不住跪下來奉上錢包嗎?!

雖然童顏,但卻是霸氣狂跩大哥。
感覺就是平時一臉靜靜的看你們玩,但其實內心有把尺,搞不好平常聊天還會在文尾括弧(笑)一個,然後弟弟們就內心毛毛的。
外表可愛、內心腹黑,就是我們三個心裡的金珉錫。
(OOC怎樣咯)

總之,其實只是有空就交交作業吃吃糖
文章小段子居多,大家上廁所時就能看完的長度(???)
#包橙會紅吧?
#可能只有我們三個這麼覺得(掩面)
#我相信蒼野的HP包橙文丟上來包橙會變大勢(蒼:乾又坑我




最後我說一句!


天啊MAMA年度最佳專輯獎,2013-2016年四連大獎,專輯獎實力證明。


「前浪永遠會站在最高的山頂上」


愛你們TTTTTT

【包橙】關於魔法學校的二三事(HP背景) #1

真的,被腹黑大哥帥到飛天wwwwww
身為資淺HP迷把這些人設冠在他們身上莫名地就超級萌!!!
尤其是囧呆(咦),真的感覺特別呆萌!大哥扛起就跑!

Dir-CBX小分隊:

*包橙


*OOC


哈利波特梗,各類專有名詞以皇冠出版社的繁體翻譯為主。


*一個因為「想看大哥當史萊哲林導師」的想法而蹦出來產物。






  01.


  


  當裁判舉起手,宣布史萊哲林連續第三年獲得魁地奇學院盃的冠軍時,整座球場爆出熱烈的喝彩與掌聲。球賽轉播還在繼續,按序喊出勝利球員的名字,校長笑盈盈地走過去,將閃著耀眼光芒的獎盃交給那群穿著綠色披風的球員。


  


  相比那頭的喜悅氣氛,金鍾大這頭有點手忙腳亂,身邊的孩子全抱成一團,有的掩面哭泣,有的生氣跺腳,害得他不曉得要先安慰這個還是那個好。


  赫夫帕夫有許多年沒有拿冠軍了,今年的陣容能算上近年最完美的一支,然而還是在決賽以三十比二百一十的懸殊比數慘敗給史萊哲林,打了本來信心滿滿的學生們好大一巴掌。


  金鍾大自然是難過的,誰不希望自己的學院獲得光榮呢?何況不管誰都看得出來,今年赫夫帕夫的學生們──並包括導師,投入了多大心力在球隊上。


  


  安慰完球隊的搜捕手後,金鍾大一抬頭,就看見坐在另一邊的金珉錫。


  史萊哲林的導師。


  金珉錫沒有到球場上和自家學院的球隊分享榮譽,坐在觀眾席上,一副興趣盎然的模樣掃過球場各處。金鍾大很懷疑,這長達四個小時的比賽中,他究竟有沒有離開過位置。


  


  金珉錫注意到他的視線,轉過頭對上他的眼睛,露出微笑。


  他連忙低下頭,隨手抓住一個正要從他身側離開的孩子,告訴他要堅強要加油明年一定能奪冠⋯⋯那孩子一臉茫然地回望他,金鍾大眨眨眼,定神一看,才發現他攔下的是一名葛來分多的學生。






  02.


  


  在金鍾大的印象裡,金珉錫總是在笑,從小開始就是。


  


  他們的第一次見面,是金鍾大十歲時,家族大長老的生日宴會上。  


  金家是僅存的少數幾支古老純種家族,擁有好幾百年的歷史,家族旁支多到必須用豆丁大的字,才有辦法把完整的族譜塞進十張拼湊起來的羊皮紙。金鍾大曾為了找出自己的名字,花上整整一小時,相對金珉錫的名字就好找多了,從寫在最上頭、最醒目、還燙上銀色字漆的名字,順著它下方的直線筆直地看下來,不花十秒就能找到。


  


  金珉錫是本家的直系血脈,金鍾大則在無比遙遠的旁支,兩人相隔了八張羊皮紙的距離。


  


  對於本家,分家總是抱著諂媚態度──多年後金鍾大依然想不透,明明幾乎不會見面,何必如此阿諛奉承──那天,他的母親拉著他來到一個男孩面前,露出這輩子最洋溢也最虛偽的笑:「你就是珉錫吧?我們鍾大九月也要去霍格華茲唸書,到時候請你多多照顧他了。」


  你可要對人家尊敬一點!母親小聲地附耳告誡,金鍾大除了點頭什麼都不能做。


  


  完全看不出年紀比他大的金珉錫眨了眨眼,也笑著點頭。  


  母親見本家的孩子沒有拒絕,滿意地揚起音調:「我們鍾大當然會分到史萊哲林⋯⋯我的意思是,我和他的父親和多數金家人一樣,都是史萊哲林,他沒有道理不是。對不對?鍾大?」


  


  他還是繼續點頭,心裡想著,這大他兩歲的哥哥,長的真是好看啊。


  金珉錫除了微笑以外,什麼話都沒有說。


  金鍾大除了點頭以外,什麼事都沒有做。


  那就是他們的初次見面。


  


  那年九月,他被分到了赫夫帕夫。


  


  這讓他的父母氣壞了,開學第二天就寄來一封咆哮信,大庭廣眾下數落他一番,直到恐怖的叫罵停下,同學院裡有個叫張藝興的二年級生安慰他:「赫夫帕夫沒什麼不好,歷史上從赫夫帕夫出身的黑巫師,少到用手指頭就數得出來。赫夫帕夫誠實善良、勤奮努力,你會以身為這個學院的學生為傲。」


  事實證明張藝興是對的,多年以後,金鍾大翻閱各篇戰後報導與分析,發現黑魔王的陣營中,沒有一個黑巫師來自赫夫帕夫。


  


  金家可不這麼想。你既然姓金,不在史萊哲林就罷了,雷文克勞還算不錯,但要是被分到葛來分多或赫夫帕夫,不如打道回府。金鍾大當然不會打包回家,只是暗暗感到可惜,他本來還期待能再見到那本家的哥哥。既然被分到了赫夫帕夫,想必對方也會認為他是金家的恥辱,不再搭理吧。


  


  始料未及的是,正式上課的第二天,金珉錫就在符咒學教室外等他。


  


  「你會需要這個。」金珉錫將抱著的書塞進他手裡,熱心地說,「對新生很有幫助,去年它還是指定用書,今年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列在新生的書單上。」


  


  金珉錫離開後,金鍾大依然愣愣地站在原地,抱緊了手裡的書本。


  




  03.


  


  兩人雖不到非常熟稔,但關係維持的不錯。金鍾大慶幸金珉錫沒有像多數金家人一樣,鄙視或嘲笑他。他曾想過,如果他們在同一個學院、有更多相處時間,肯定能成為知己。後來他還認識了同為金家人的金俊勉,也是分家的孩子,在雷文克勞。


  


  畢業後他們仍在通信,卻在大戰時失去了聯絡,直到黑魔王被打敗、關進監獄,才又在霍格華茲重逢。他們成為各自學院的導師,金俊勉更是登上副校長之位,而當年曾安慰金鍾大的張藝興則接下校長職務,著手重建戰時被破壞殆盡的學校。


  那陣子全校老師都忙到翻天地覆,不只要應付魔法部,還得應付不安的家長,毀了一大半的建築也需要花費心力修繕,當然還得重新施下各種屏障咒語,不然讓麻瓜發現山上隱藏一座大城堡就糟了。


  張藝興累地趴在辦公桌上,暗自祈禱魔法部別再寄信過來,整間辦公室都是貓頭鷹在嘰嘰喳喳,不趕快回信還會被啄手。牆面歷屆校長的掛像也吵得要命,不停對新上任的菜鳥校長指指點點,害他認真考慮要不要去找間空教室避難。


  


  九月一日,當熟悉的舊生及初見的新生們安全抵達學校時,大部份的教職員都忍不住紅了眼眶。世界度過黑暗的兩年,終於在這一刻,所有人都舒了心,對未來有了美好的希望。


  


  然而,當一切都步上正軌時,金鍾大又有了新的煩惱──他和金珉錫之間變得有些尷尬⋯⋯正確地說,是他單方面的感到尷尬。


  


  從何時開始的?從史萊哲林拿下學校重建後的第一個學院盃開始?從史來哲林的打擊手把赫夫帕夫的追蹤手撞下掃帚開始?抑或是從史萊哲林學生對路上的赫夫帕夫學生下惡咒開始?




  金鍾大揚言要大扣史來哲林分數,依然無法阻止他們的惡行。他向金珉錫抱怨,對方無辜地眨了眨眼睛。


  


  「我聽到的版本不是這樣。」金珉錫一副傷腦筋的模樣,「我的學生們說是赫夫帕夫先動手的⋯⋯看來雙方說法不同⋯⋯嗯⋯⋯分數你扣吧,我們就都別再追究了?」


  


  金鍾大無法反駁,也不打算真的去扣史來哲林分數。金珉錫並沒有錯,他們都只聽過自家學生的說法,沒有證據,偏袒哪方都不公平。即使他心裡能百分百肯定,絕對不會是赫夫帕夫學生的錯。


  


  他不好意思再用這事去找金珉錫,只得找各種理由──借書(「呃,我那本被校長借走了。」)、期末考的考題(「要不互相參考一下?」)、奇獸飼育學老師養的寵物(「為什麼燦烈總是忘記把牠們關好?」)──適時偷偷夾雜一些抱怨讓金珉錫知道,暗示他能多管管自家的學生。


  


  無奈情況並沒有好轉,不管赫夫帕夫做了什麼,全都會被史萊哲林拿來笑話,或是欺負。金鍾大有種錯覺:史萊哲林根本是故意針對赫夫帕夫。連葛來分多都在怨,最近史萊哲林都不跟他們懟了,日子越來越無趣。


  


  金鍾大不曾怪過金珉錫的放任,無論何時,金珉錫都是特別的,那可是家族中第一個願意接納他的人哪。雙方學院的關係惡化,只會讓他更無法面對金珉錫。


  這個煩惱,目前只有葛來分多導師邊伯賢知情。


  


  「相比之下,你們葛來分多真可愛啊──哎──」暫且不論葛來分多學生總是在課堂上讓魔杖爆炸,金鍾大真心如此認為。


  「你現在才發現。」邊伯賢一臉得意,「我們的學生呢,每個都勇氣可嘉、活潑可愛、純真無邪⋯⋯」




  「葛來分多扣十分!說過好幾次了,不准在走廊上放惡作劇煙火!」


  


  走廊另一端傳來副校長的聲音,邊伯賢隨即閉上嘴。  


  金鍾大看得出來,邊伯賢並不是因為被打臉而感到羞赧,而是在忍笑,說不定心裡還覺得學生的作為很酷炫呢。






  04.


  


  「你的茶葉。」  


  「什麼?」


  


  餐廳裡,金鍾大放下手裡的刀叉,疑惑地往聲音的方向望。


  站在他身後的金鍾仁正表情平淡地盯著他的茶杯,一小撮茶葉浮在茶水面上,隨著它的飄動,金鍾仁也跟著微微歪頭。金鍾仁是教占卜學的老師,同樣來自金家,順道一提,他們的名字之間隔了三張羊皮紙。


  


  「不久後⋯⋯一周?兩周?嗯⋯⋯不對,應該早就開始了⋯⋯」金鍾仁死盯著金鍾大杯裡的茶葉,自顧自地喃道。


  「什麼一周兩周?不是我的茶裡有毒吧?別嚇我,我都喝好幾口了!」


  坐在金鍾大另一邊的都暻秀插話:「他從唸書時就對魔藥學不拿手,怎麼可能看得出有沒有毒。」


  


  金鍾仁張嘴正想回話,餐廳的另一頭傳來了騷動。


  


  「抓到你了!現行犯!」那是邊伯賢的聲音,語氣帶著一絲興奮、又有些憤怒的顫抖。上一次他發出這種聲音,是從在麻瓜人工製品濫用局上班的朋友那兒求來一款熱門電玩,卻怎麼玩都過不了關的時候。


  


  金鍾大迅速起身,朝圍觀的人群中走去。都暻秀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享用盤裡的午餐,金鍾仁也繼續觀察杯裡的茶葉。  


  人群中心,女孩低頭啜泣著,邊伯賢擋在女孩面前,瞇著眼上下打量對面一個滿臉不屑的男學生。


  


  「發生了什麼?」


  「那個史萊哲林的男生想對赫夫帕夫的人下惡咒,被邊教授逮個正著。」


  


  金鍾大急忙來到受害學生的身旁,女孩的臉因為惡咒的關係,長了無數紅疹和膿瘡。金鍾大招了幾個學生過來,讓他們送她去醫院廂房。女孩倔強地搖搖頭,說什麼都不肯去,邊伯賢見狀,以為她是擔心治不好,連忙安慰:「你是新生吧?放心,我們治療師以前是給正氣師做後援的,可厲害了!斷手斷腳都治過只差沒治過斷頭⋯⋯這種小咒語他一秒就能治好⋯⋯」


  


  未想女孩哭得更大聲了。金鍾大一臉責備地看邊伯賢。


  誒我可沒說錯話。邊伯賢不平地低語。這小女孩可能是世勳的粉絲,才不想就這樣過去吧,不然怎麼解釋?


  


  好不容易才讓人把女孩帶走,金鍾大深吸一口氣,心想再來要怎麼收尾才好。不過,這次有邊伯賢在, 總算有證據能向金珉錫大吐苦水了,希望金珉錫這次一定、絕對、必定會好好教導他家的學生。


  


  不用金鍾大去找,金珉錫已經到場,這次鬧得太大,學生被教職員抓了個現行,他收到級長通知後便趕了過來。他的臉上沒有常見的笑,面無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緒。金鍾大是第一次看見金珉錫這個樣子,冷漠,可怕,不可接近。


  


  「史萊哲林扣五十分,再罰勞動服務。」


  


  全場學生一片嘩然,誰都沒想到會罰那麼重,還是史萊哲林導師親自扣!


  


  「我家學生在走廊上放煙火炸到三個人,俊勉哥都只扣十分而已!」邊伯賢悄聲對金鍾大說。


  


  金鍾大也很意外。轉瞬間,金珉錫掛回大家所熟悉的笑容,和剛才散發冷氣場的像是不同人,他當做沒聽見部分史萊哲林學生的哀求,將所有圍觀的學生打發走,用輕鬆的口吻說:「再不離開,每個學院我都要扣分了。」


  


  等到人潮全都散去,金珉錫來到金鍾大面前,看起來有些愧疚:「鍾大,抱歉,這次是史萊哲林不對。」




  「沒事的,哥,你都已經處罰他了。」


  「我會再去醫院廂房看看那個孩子。」他正色道,「真的很抱歉。」


  「哎珉錫哥你別這樣嘛!」金鍾大有點慌亂,他只是希望金珉錫能多管管學生,從來沒有怨他或要他道歉的意思。


  「下周三,有空嗎?」金珉錫突然問道。


  「誒?」


  「我們去三根掃帚喝一杯?」金珉錫笑,「我請客,當作我對你的賠禮。」


  


  這個笑容,讓金鍾大回想起最初見面時的場景。


  ⋯⋯珉錫哥這樣笑,真的很好看呢。金鍾大心想。


  他還未細想下周三到底有沒有空,幾乎是立刻點了頭。既然金珉錫堅持要給他賠禮,這個面子當然要給。


  


  見他同意,金珉錫愉悅地說:「就這麼說定,詳細時間我們再討論。下午的課快開始了,你也快回辦公室準備吧。」


  「啊,好。」


  


  等到金鍾大和金珉錫都離開後,留在原地的邊伯賢撇了撇嘴:怎麼都不問我啊?我下周三也有空啊⋯⋯


  




  05.


  


  餐廳的騷動告一段落,從頭到尾都不想參與其中的都暻秀也用完餐了,他是雷文克勞的導師並教授符咒學,接下來打算回辦公室準備下午的教材。


  離開餐桌前,他突然想到一件事,問金鍾仁:「你究竟在鍾大哥的茶杯裡看到了什麼?」


  


  金鍾仁玩味地望了眼金鍾大那杯已涼去的茶,茶葉還在水面上微微飄動。


  


  「⋯⋯愛情運。」  






  06.


  


  「教授,你這五十分扣得太重啦。」


  「沒關係,我會找機會慢慢加回來。」


  「那,以後我們還要找赫夫帕夫麻煩嗎?」


  「暫時不用,不好意思,這陣子委屈你們了。」


  


  接下來⋯⋯  


  即使不是為了學生,金鍾大也會主動來找他了。




  真好呢。你說是不是?










-fin-




大家好,我是蒼野。


很高興能跟雪莉還有86一起開了這個Lofter出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東西了,也不知道有沒有後續和其他CP。想把這個故事寫成群像劇,真有後續的話,主角會一直換,到時再斟酌要不要放上來XD


但能確定的是,不管如何,包橙是穩的!那是我對他們的深愛!


大家一起來萌!一起救救冷CP啊!(喂




是說突然好想吃年糕配葡萄柚汽水啊。(po廢文)




p.s 如果有後續,12人都會出現,雷者請回避(鞠躬)






2016.12.04